南翎。平楚

南国有妖

乱涂/棋局

夜半时分,雨歇微凉

坐在凉亭里凝视面前棋盘,那是无声的,黑白的战场,冥冥中似也有金戈铁马之声,呐喊声,马蹄声同样响起在耳边。恍惚间似乎还是多年前繁花满庭的时节,雨水模糊眼帘,透过那淡白色的,模糊的雨幕,依稀看见那人纤长的手指拈起一颗黑子,墨玉的颜色浓到骨子里,衬得人手指更是素白如玉。
“雅韶……你心乱了。”

闻言默不作声抿了唇,垂首轻笑道:“怎么可能?殿下说笑了。”不再看人略带玩味的神情,微勾了唇角,宽袖向上挽一道,凝视面前棋盘片刻,终于移了一颗子。

骏马嘶鸣,金铁交击,长风乱战旗。

死局之势。

“盘角曲四,殿下,你已经输了。”眼角眉梢都蕴着笑意,“下棋如用兵,想来前日我所授之《论兵》,殿下还未钻研透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