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翎。平楚

南国有妖

Listen to you 『楚橙』

Chapter 2
【楚橙】一对挺冷的CP啊……想看就看,不喜勿喷……
————
     楚云秀初见苏沐橙,不是在她十九岁出道被称为黄金一代那年,而是她十五岁,联盟初成立的时候。

   她老家在H市,虽然和父母一同搬到S市,有些时候还是要和父母一同会老家的,比如,清明。

   犹记得那一年的清明雨水甚多,不大的雨,却是下个不停,南山公墓里烟雨缭绕,水雾朦胧。她眯了眼站在山顶向下看,山坡上惨白的墓碑,有点碍眼。

   那两个人就那么从公墓入口走进来,没有拎什么纸钱之类的东西,少年两手空空,少女则怀抱一束薰衣草,用纸包好了。花的色彩明亮鲜艳,很是养眼。楚云秀从小喜欢花,什么花都养,结果不过一种——死。算算她其实没养活过,后来兴趣就淡了,在花店里看到也只是一笑而过,不买不看不养。

    母亲还在烧纸,父亲散心去了,一时半会估计也回不来,她逮着这么个机会溜开,往下走。

    那两人在下面一块墓碑前停下,墓碑很矮,显然修碑的人经济状况也不好。少女放下那束花,少年站在一边,定定注视着那块碑,神情高兴又悲伤,仿佛疯狂一般。

    走近了,也能听到他的话:“现在我在嘉世了……第一年联赛的冠军是我们的,真想挖开你的墓把这个扔进去。”他将一物抛到空中在接住,是一枚亮闪闪的戒指,然后继续说:“沐橙开始玩荣耀了,肯定是你带的对不对?在地下也不忘坑人啊你。”

    “哥……”少女终于开口,“他就是话唠,废话好多,你说我要不要去做职业选手啊?我还在用你当年给我的卡。”想了想又道:“吴叔叔说我有天赋,哥你说到底是不是?”

     后来楚云秀想,如果自己在那时没有走过去,没有说那一句“节哀顺变”,后来的一切,会不会就不是现在的样子?

    “你带兴欣抢我们BOSS啊,沐沐你不厚道!是不是真爱!”楚云秀在对话框中打出这么一行字,然后点击发送,发送到联盟选手的QQ群里。

    “就是,沐橙妹子你怎么能这么不厚道呢?”黄少天也冒出来了,“你别跟那个叶不羞学啊,他个老不修的天天抢我们蓝雨的BOSS像什么话,有本事来PKPKPKPK……”

     “好像他没抢我们BOSS一样。”韩文清的大漠孤烟说。
     “+1”
     “+2”
     “+3”  
     “+4”
      ……
     “少天你不是说睡了吗,怎么还在线?”

     “心疼喻队手速。”楚云秀一边打字一边叼着根冰棒在手机屏幕前笑得乐不可支。

     “啊啊啊啊啊队长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现在就去睡真的我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只是对于老叶天天抢我们蓝雨BOSS表示一下愤怒而已你不要介意啊啊啊啊啊!!!”

     “啧啧,我一来就看到黄少天你又在喷垃圾话了。”ID:君莫笑。

     “你个叶不羞,对就是你,天天在网游里祸害我们干嘛你作为职业选手居然做这种事你好意思吗?”

     “是啊,叶修你这样不好。”ID:石不转。

     “脏心杰还没睡啊,都十点了,你不是每天十点整固定时间睡觉吗?”

     “不是,现在是下午21点59分,离22点整还有半分钟。”

     “我靠!”楚云秀看到这一行字,叼着的冰棒棍子掉到了地上,紧接着发了个泪流满面的表情:“张副队你的强迫症没救了。”
     “没救了。”
     “没救了+1”
     “没救了+2”
     ……
     “+10086”
     “前辈……严谨。”

     “看吧脏心杰你的强迫症连小周都炸出来了。”君莫笑说。

     “可是枪王大大的话太难懂,脑电波不是一个频率啊!”微草的柳非说。

     “咳咳,队长说,他认为张新杰前辈很严谨,值得学习。”ID:无浪。

     “江副队能把四个字翻译出这么详细的东西……噫,忽然觉得好有爱……”鸾辂音尘发了个感叹的表情。

     “小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品啊?”楚云秀问。

     “哎,刚刚才私给你一份啊,对了沐橙姐在不在你那里?我看她不在线啊?”

     “对对对对对,云秀沐橙妹子在不在你那里我要好好批评一下她,怎么能和叶不羞学呢,工会之间要和睦相处啊天天抢BOSS不好……”

     楚云秀默了,怎么说呢?

    “反正她不在兴欣,其他的我管不到啊。”君莫笑说。

     “所以在云秀那里吧肯定是的吧绝对是的吧云秀吱个声啊到底在不在啊?”

     “不在……”她刚打上这一句,还没发出去,边上就伸来一只手,抢下手机重新打出“在”,然后就发了。

     “沐沐这样不好要留点神秘感。”

     苏沐橙把手机递过去,笑了笑:“本来就在,我不说叶修到最后也会说得。”

     “好吧……你头发没吹干啊。”楚云秀跳下床,丢了那根冰棒棍子,去卫生间拿了电吹风和梳子来帮她吹。

     本来这个夏天是各大战队最忙的时候,楚云秀却是把战队和工会的事情都扔给了李华,偷跑到H市的楚家老宅住下,倒是全然不管事的样子了。

     你任性了,她说。那天晚上楚云秀刚到H市,打了车到上林苑。那时太晚,叶修他们在兴欣网吧里刷副本,苏沐橙懒得去,捧着个大鸭梨在上林苑的房间里啃,一边在看新播的电视剧,陈果和她一起。楚云秀敲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开门的是陈果,见到她的时候以为自己看错了。

     李华估计要疯,她打趣说,我呢,就当是放假了。

     你到好,苏沐橙给她收拾带来的东西,闻言哭笑不得,我可是天天帮叶修他们抢BOSS啊。

     怪不得我们烟雨楼收入降低那么多……敢情有你一份功劳。

     那时苏沐橙眼角弯弯,,墨黑的眼瞳温润如玉,亮闪闪的仿佛掬着月光,呐,反正你不会骂我的。

     当然不……楚云秀噎了一下,想我大人大量……

     好好好女王大人,知道你不高兴,我这两天请病假好吧?

     那时苏沐橙笑得无奈又温和,看着楚云秀削一只梨,梨皮长长的挂了一串没断,说电竞选手的手艺果然不是盖的。楚云秀抽着嘴角问她说难道你不是?她就一脸严肃地说我手不行,拿刀有风险,怕出事故。

     后来楚云秀想,那时她怎么就没觉得不对劲呢?怎么就没多听听她说得话呢?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