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翎。平楚

南国有妖

【碧蓝航线】【宅猫】【祈福夫妻】Listen·03

前几天攒满了4000pt迎接北宅进门
昨晚一点多还造出了780
为了庆祝还是要更……更一点的
一样的,小学生文笔,各种私设
不喜左上角走起
大家看的开心最好
这一章我真的是……来搞笑的
此外,给我最最亲爱的你,从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以上——

Chapter 3

从此亲王和王妃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并且又养了一只英短             ——《霸道亲王爱上我》

又是一整天的雨

提尔比茨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觉得这栋楼该换灯了,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见什么东西,雨水飞溅进楼道,地面上有小滩的积水,戴着眼镜也还是有些看不大清楚锁眼,她一手勉强抱了画板,腾出一只手来掏钥匙开门

出乎意料的发现门没有锁两道

湛蓝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惊讶,亦或是惊喜

不大的房子,七十多个平米,两室一厅,这传到帝国军方都会是个笑话,军队的绝对首脑,住在一个拥挤的二流小区里,每天爬六层楼,阳台没有日照,小区治安还极其糟糕

怕是没有人敢想象,帝国的将军,就住在这里

过道灯开着,地面上一片晕开来的暖光

借着那一点点的光,她轻手轻脚摸到书房去,门仅是虚掩,门缝里溢出一片灯光

其实姐姐平时很少回来,几乎是不回来,她在军方那里也有床,离办公的地方也要更近,难得回来一次,怎么可能不惊喜?

提尔比茨扒着门缝悄悄探头去看,然后默默抽了抽嘴角

我亲爱的姐姐,你睡相怎么还是这么……可爱?

眼底难掩笑意,放下画板和颜料就摸进去

屋里点了台灯,帝国的将军还穿着军装,脑袋枕着胳膊沉沉睡着,碎发在额前投下细碎的光影,淡金长发流泻而下,胳膊压着一叠打印纸,上面还有红笔作的批注,行云流水的字体,看得出来正是她亲笔所写

提尔比茨拿起桌上杯子闻了闻,一股咖啡的苦味儿,开了窗就泼下去,楼下人爆出的骂咧声恍若未闻,看着趴桌睡着的人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叹息一声,抽掉人手里那支红笔,把人横抱起来送到隔壁房间床上去,准备过会洗完杯子去给她换件睡衣——提尔挺不喜欢军装

怀里的重量,轻的让她一阵恍惚,不自觉的抿了抿了唇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拼命?

这个帝国,于你就那么重要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就不得不让你放手




某只猫睡起觉来其实十分的无赖,各种没形象

俾斯麦迷迷糊糊的记得文件没批完,意识挣扎了一下想爬起来继续写,上半身刚起来就被一只手摁了下去,脑袋直接砸枕头上

“见鬼……”

她迷迷糊糊骂了一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那一声有多……多娇媚

堪比跟企业上将耍赖撒娇的某位亲王大人

提尔本来缩在在被窝里拿手机看本子,波特兰作为一个与她志同道合的,今天给她推荐了几个不错的本子——当然不能在上课的时候看,不然被抓到了科隆导师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姐姐,那她的手机就完蛋了

她至今都记得第一次看本子被姐姐抓到的时候俾斯麦目瞪口呆的表情,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她对于自己的教育的质疑

尽管将军在随后的几年里慢慢接受了自己妹妹沉迷本子甚至创作本子的事实,甚至在提尔比茨去年的生日上还送了她一整套绝版的C国某亲王与其王妃的本子

画风之唯美精致连提尔都惊叹不已,大概是c国哪位皇室成员的诚意之作

但是这显然不能成为提尔比茨在上课的时候捣鼓手机看本子的理由,所以看本子就变成了夜间活动

提尔比茨翻过那个页面就发现了自己姐姐的动静,自然是淡定的将这个工作狂摁了下去

而那一句“见鬼”直接就让她酥了半个身子,惋惜自己没来得及录音

某猫迷迷糊糊的被摁下去气愤不已,一脚把睡在边上的妹妹踹开而后掀了被子翻个身又睡过去

提尔比茨从善如流的把她的姐姐环回来,拉好被子,叹了口气最后看看自己的手机而后塞枕头底下,揽了人腰,片刻的迟疑,轻轻吻在人额前

晚安,我亲爱的。




大火在蔓延

而这座孤儿院里,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

寂静随着火焰蔓延开来,蒙着报纸的破玻璃窗常年关着,早已锈死,门从外面锁住,浓烟压迫下年幼的孩子慌张的喘息,呼喊,然而只是让更多的烟雾进入呼吸道

她能听见有人走过过道的声音,甚至能听出来那并不是一两个人,孩子撕开了蒙在玻璃窗破洞上的旧报纸,碎裂的纸片落下,一手抓住了窗框,勉强的凑近去看,寻找那个身影

姐姐……带我走……

我不要……死在这里……

她看见了

另有两个人架着那个身形瘦削的女孩,以他们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向出口移动,屋里的孩子眼睛亮了一下,几乎是不顾一切的从那个狭小的破洞处,伸出了手,没有迟疑,手臂上自然留下了划痕,然而她没有收回手去,血珠从伤处滑落,还有一些染红了玻璃的尖头

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姐姐远去,身影消失在走廊的那一边,残阳如血,一瞬间火焰将她包围

为什么?

我们不是曾有约,你说绝不离开我吗?

我的姐姐……你失约了




提尔比茨从梦中惊醒,坐起来的时候差点打翻了俾斯麦手里的托盘

“你们最近怎么都这样?”她已经换上了黑色的军装,微蹙眉,在床沿坐下来,托盘递过去“吃点早饭,今天还有课吧?”

提尔比茨在A国皇室军官学校就读,然而读的是……美术

A国军官学校的美术系里的一颗明珠,一颗每天脑补各位导师和同学本子图的明珠,虽然导师们都不知道她已经把他们画了个遍

她接了那托盘过来,一只煎鸡蛋,还有一根煎过的白肠,上面细细撒了胡椒粉

“桌上有牛奶,热过的,走的时候喝点”俾斯麦揉了揉自己妹妹银白的头发,想想还是不放心,去拿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准备盯着她喝下去

“我喝,我现在喝还不行吗?”提尔比茨哭笑不得,然而在自己姐姐近乎严厉的目光下还是乖乖捧着杯子把喝下去

“那我就走了……你出门要注意安全,最近……”俾斯麦微微皱眉,“最近有点不太平

提尔比茨赶紧举手表示明白

“还有,在学校不要搞事情,科隆导师可是对你很头疼”

说到最后一句她自己眼底都带了无奈的笑意,倾身抱了抱自己的妹妹,没有再说什么

你搞了事情,我也没办法……只能替你收拾了……

提尔比茨目送自己的姐姐离开,门关上,她有些无力的靠在床头,盯着那扇门看了很久

你这一次,又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会回来

我真的不想让你走了,姐姐

她有些痛苦似得一手掩了右眼,半晌终于又软软的垂落下来,湛蓝的眼睛缓缓合上



俾斯麦一手撑伞,一手摸了手机出来

“昨晚睡得怎么样?”

“糟糕透了”慵懒的女人声音,怕是还窝在被子里

片刻沉默

“乐观一点,伯爵大人,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零星的树叶随着雨水飘落地上,潮湿而衰败

“别提了,昨天我简直就是花了一晚上在伺候一头熊”

女人的语气不乏恶意与嘲讽

俾斯麦一时失语,她当然是知道齐柏林这次从E国归来带了什么,那可不是什么可爱的礼物

“简直见鬼,你知道吗?又胖,吃的又多,还掉毛!”
伯爵絮絮叨叨“真不知道E国的女人都是些什么怪物,皇室公主把熊拿来当宠物养,还骑着熊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那种女人——”

那边也是忽然死一般的沉默,其实还有很小的杂音,俾斯麦站住脚侧耳去听

“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那你大可不必带我来你的国家”

“熊是那么可爱的动物,而你居然这么说我的小白”

“好好我举手投降可以了不公主殿下”

“你先从床上起来,这样像什么样子”

……

俾斯麦沉默着挂了电话,祝你安好,伯爵大人



————————
其实祈福夫妻我真的是挺喜欢的……
伯爵大人写的总感觉有点崩,心累
但是搞事的目的应该达到了
还有那个《霸道亲王爱上我》……
送给群里的亲王大人和上将/努力微笑

评论(1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