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翎。平楚

南国有妖

【碧蓝航线】【宅猫】Listen·02

开篇依然要说——
不喜勿喷,左上角那个走起
小学生文笔,我……我也很无奈
肝了一晚上的活动图我现在捂着肝缩着在角落里不说话
还有上次忘记说了
A——铁血,B——白鹰,C——皇家,D——重樱,E——北方联合
这是四国分配,不,五国
之所以加一个北方联合,怕是因为看了太太们的齐芙有感而发
大概……也是因为我终于跪倒在永远造不出来的780面前
以上——

Chapter 2

不喜欢吃白肠的人,吃过C国的著名料理——“死不瞑目”以后,你会爱上我们的白肠配黑啤的
                                  ——A国某军官



“为什么在我们这里办酒会?”

欧根一根手蘸了点烤肉酱送进嘴巴里舔了舔,z46的问话全当耳旁风去了。

“大概只是因为C国的料理能毒死人吧”某位海军上将怀疑的盯着面前那盘东西“这……这是什么东西?”

“是c国某位亲王殿下带来的,说给我们尝一尝的好东西,叫……叫……”Z1悄悄摸出手机去查“回上将,这叫仰望星空”

“那还是拒绝了比较好,我可不想我的宝贵生命葬送在这种东西手里”希佩尔嘴角扯出一个揶揄的笑

一盘子的鱼头?原来鱼头还能这么吃,真是长见识

“波斯猫酱你不——是——猫——吗,为什么不吃这——盘——鱼?”

俾斯麦扶着扶手站在楼梯上,闻言侧目,金色的大厅,灯火辉煌,乐声舒缓,而那个亲王眯着眼睛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面前的那盘鱼睁着眼睛盯着她看。

俾斯麦忽然一阵恶寒,叫仰望星空?还不如叫死不瞑目

鱼正死不瞑目的看着她,俾斯麦抿了抿唇,决心忘掉它

“你这个样子被看到,B国海军的荣耀怕是要给你点教训。”她再次看了看表,“伯爵大人应该快到了,很久没见,一会我去接。”




“姐姐不喜欢吃鱼,特别不喜欢吃死不瞑目的鱼

“你们的鱼也确实难吃

“她虽然喜欢大餐但是平时没必要这样,会觉得浪费

“平时工作餐就好,白肠加黑啤,黑啤加一点到她的茶杯里面”

二楼的一个角落,白衬衣的少女偏着头看身边垂首的女仆,翘着二郎腿,一手支颌撑在膝盖上完全没有一点样子,湛蓝的眼睛漂亮的仿佛是蓝天或大海,亦或是什么更珍贵的宝石

“明白,我的主人”

少女已经不再看她,楼梯上的那个身影也终于消失,眼睛里的光有些黯然,她换了左手撑着头,端详着画架上的画像,纠结似得,咬了咬手里的勾线笔

画纸上只有深深浅浅的铅色勾线,没有上色

画里的女子身形挺拔修长,一手揣在衣袋里,一手扶着楼梯扶手,手指白皙骨节清晰,衣袂飘扬,淡金的长发被风撩得有些凌乱,侧脸安静而美好

“主人,没有上色呢?”

银发的少女没有看恭谨的立在身边的女仆,一手扶着画架盯着画纸看,长久没有眨眼

“我该用什么样的色彩,才能描绘你的完美……

“我的姐姐啊……”




“很久不见,伯爵大人”

俾斯麦撑着伞站在屋檐下,这个时候又开始下雨,A国的冬日夜雨透着寒意,在伞面上敲打出不成调的曲子

从E国归来的伯爵发间落了些水珠,不耐的吩咐侍从拎走自己的箱子,从善如流的钻到了俾斯麦伞下,立刻抱怨开来

“真是,这糟糕的天气,发霉了一样”伯爵拂去衣袖上的水珠,“我本以为没有什么会比那个国家更见鬼——几乎冻住了我的骨头,你知道吗,我的朋友,下雪几乎能把我埋了”

“那么安慰你,这一次回来应该多待几天吧?”

“不一定,大使馆那边有很多事,乱七八糟的事儿都往我这里推,哦,如果这次酒会不是各国都有参加,我想我应该还坐在办公桌前面处理那些破烂事儿呢”

“是吗,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给你介绍几个人,你明白的,陛下也很关心这事儿”俾斯麦侧目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眼里难得带了些许笑意,“不知道我们的齐柏林伯爵是否已有心仪的人呢?”

“见鬼,怎么可能?”红眸的伯爵有些恼怒起来,却又立刻的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了些什么,“让我嫁出去——?别想了,不存在的,连你都没嫁”

“我想我目前还是不太可能”淡金色长发的军官想了想,“提尔还没有毕业……”

“真是没话说,你这个死妹控”伯爵没好声气的瞪了人一眼,推开了大门“今晚陛下不来么?”

“陛下最近似乎有事在身,不太方便”

军官微蹙眉,确实,A国的皇帝最近确实不常出面,军权几乎已经完全由她掌控,欧根则面对每天送进府中的各种文件,懒散的亲王大人在连着几个晚上熬夜后揪着自己的头发哭闹着要去B国度假

其实可能另有所图

“是吗?也难怪,年纪大了”

进门的时候酒会已经达到高潮,淑女们行礼优雅,翩翩起舞,确实是一道风景,可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俾斯麦坐在桌边拉开了一罐黑啤,眯眼看了一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B国某位金发碧眼的军官拉着C国著名大小姐的手想跳个像样的舞,一阵慌乱以后终于准确无误的踩上了那位淑女的脚

欧根虽然贵为亲王,但显然没有好好听过宫廷教育课,跟那位B国海军的荣耀站在一起仿佛两根木桩子无比尴尬,还有只白褐两色的胖鸟绕着她们的脚晃悠着,很像某种可用于食用的禽类

还有两只狐妖跳着完全不合这个调子的东方舞蹈,某一只似乎放肆的将尾巴缠上了另一只的尾巴,正在被小声的训斥

俾斯麦晃了晃啤酒罐子,轻微的水声,已经空了,她叹了口气放下罐子,微躬身下去摸摸桌下的一个纸袋,而后四下张望寻找一个身影

而二楼角落里的少女哼着小调取下了画架上的画夹进了一个本子里,换上一张新纸描绘下面群魔乱舞一般的场景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