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翎。平楚

南国有妖

【碧蓝航线】【宅猫】Listen·01

忽然萌起这一对来,真的不是邪教
不喜勿喷,左上角走起
小学生文笔,闲鱼死目,各种不合理
大概……是肝提尔肝到肝痛
背景现代架空,ABCD四国战争
以上——

Chapter 1

神神秘秘的,天晚
葬礼上断续的铃声
亲友用不常有的沉默问候逝去的亲友
                             ——《葬礼上》

欧根是被推醒的。

迷迷糊糊快要睡熟的人被推醒的时候总是窝着一肚子火,亲王殿下也不例外,眼皮子还没睁开嘴巴里就抱怨起来。

“波斯猫酱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睡——觉——?”

半晌无人应答,一片糨糊似得脑子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亲王殿下终于撑着身子坐起来,然后简直要扯着嗓子骂开了。

“这他妈的是什么破地方”

铁灰色的天空压迫黑色的塔顶,钟楼上的指针在雨幕中模糊,仿佛是秋日,荒草地上黑色的石碑组成密林,雨水在碑面上划下刻痕。

可是她没有淋到雨,还歪着身子靠在长椅靠背上,有什么人撑着一把伞立在她身边,手臂上搭着黑西装,递过来并眼神示意她披上,头发仍旧乱的跟鸡窝一般。

“亲王殿下,到时候了,您听见钟声了吗?”

z1第一次那么肃穆的说话,亲王殿下接西装的手顿住了,远处教堂的大门被推开,黑色的身影举着烛台一手撑着门,那时钟声洪亮到几乎震碎耳膜。她就真的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来参加葬礼的,是……谁的葬礼?

教堂里烛光如山如海,彩玻上人影恍惚而虚幻,神灵手捧十字架,唇边笑意温润又破碎,牧师念着悼词,黑衣的人群垂首,在胸口比划着十字,她跟着所有人垂首,努力摆出悲哀的样子,茫然的回忆这是谁的葬礼

低沉的悼词声中她隐约听见了钢琴的乐声,盘旋的葬礼进行曲,伴随的是管风琴的调子,纤长的十指在黑白琴键上起落,哀悼的声音一点点消失,围着的人群慢慢消失,如山如海的烛光中,她终于靠近了那具棺材,白色的棺材里躺着不认识的女人,她犹豫着往棺材那边移动,想凑的更近一点去看

琴声逐渐低沉下来,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坐在钢琴前的少女将目光投来,仿佛没有看到她,远远的凝视白色的棺材,目光那么悲哀又那么专注,仿佛棺材里的人也会睁开眼睛,像以前很多次一样看着她。

当然不可能,亲王殿下默默在心里吐了个槽,不然就是见鬼了

少女披着风衣走下来,敲上了最后一根棺材钉,而后贴面其上,仿佛要亲吻那里的人,湛蓝的眼睛不复曾经的光芒,终于倦了一般合上。

“再见,我亲爱的——”

欧根伸长了脖子,将要听清楚那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那钟声再度响起,如同潮水将她淹没。

那一瞬间她真心想骂娘。


“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

“睡觉也骂人?”

简直跟有一盆冷水浇在脑袋上一样,欧根一把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毯从办公室的沙发上跳起来,冷汗湿透了衬衣,心脏仍然在狂跳。

坐在桌边的人清点了文件的数量,盖好笔帽插回笔筒里,那是这张实木办公桌上风格最为违和的东西——一个卡通舰船样子的笔筒

“睡觉能老实一点吗,欧根,我真心想把你请出去。”
军官将耳边垂落下来的乱发拢回耳后,正了正帽檐,叹了口气抄起桌上一个档案袋戳在她心口

“你居然对我这么粗暴,波——斯——猫——酱——”

扯着毛毯坐在沙发上的亲王拖长了声音表示控诉,还是没忘记一把抱紧了那个档案袋揣怀里

刚刚那……原来只是一个梦

可是……为什么让她这么恐惧?

军官回身捧起杯子抿了一口,而她在那短短几秒里擦去了额间冷汗,靠过去一手勾着军官的脖颈过来凑上去闻了闻唇齿间气息

“办公期间抽——烟——喝——酒”放开了人眉眼带笑一脸得意洋洋“被抓住了是要通——报——批——评的哟”

俾斯麦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没有看这个傻缺的死党,拉开窗户手一扬就把茶杯中剩下的啤酒泼了出去

还有这种操作?

亲王殿下微微抽了抽嘴角,垂首看看表“五点了波斯猫酱,你真的不——快——点——儿——吗”

军官换下了军装披上一件黑色的长风衣,最后扫视一遍自己的办公室,窗外晚霞绚烂,宣告更华丽的夜色到来

“当然,现在就走”

评论(15)

热度(36)